您现在的位置:返回首页 >> 企业文化 >> 职工园地 >> 术数学(组诗)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术数学(组诗)

        作者:杨勇浏览次数: 日期:2015年4月10日 10:10

        文/杨  勇

         分身术

         我总是担心,那个练习分身术的人

        回不到自己身上

        就像黄昏拖着的,疲惫的影子

        在大地上被实施鞭刑

        ——不管怎么看,我都觉得

        那一定不是我——

        可他又是谁呢?在朋友面前举杯

        在爱人面前迅速发怒,之后

        又伏地觅食。我不相信

        一只知更鸟,会擅自逃离他的肉体

         平衡术

         没有一列火车可以抵达。在时间的轨道上

        我必须模仿草木

        把呼吸调匀。成长中唯一的蓝

        被雨水溶解

        想起死去的亲友,我写不出

        矫情的诗稿。在骨节错位的丛林

        倦鸟归巢,麻风病也终结了耶路撒冷的孤独

        迷雾中沉默的石头,多少年

        读不懂阳光和雨水的教义

        擅长表演平衡术的人,喜欢在一根羽毛上

        较劲,但这并不重要

        不久之后,我就要死去。且不会打破平衡

         催眠术

         必须在失眠的夜晚实施催眠

        比如数羊:1、2、3……

        还没有数到7

        我就睡着了

        “灵性之光,死于稻粱之谋”

        我没有看到第八只羊

        较之生活带来的荒诞,我更喜欢

        修辞带来的荒诞

        可以在一个句子里嵌入隐喻

        想诅咒凶年,就画个叉叉

        但,不能总是耽于做梦的年纪

        “灵性之光,死于稻粱之谋”

        回到大马士革,去中世纪

        去当一个骑士

        或者去泥土之乡,挖一首童谣

        我喜欢雨后的空气

        无所事事,我们散步

        你在暮年为我朗诵诗歌

        “灵性之光,死于稻粱之谋”

        1、2、3,每个夜晚我都在数羊

         阴阳术

         深夜里听到送葬的唢呐,它来自故国

        这一天,祭祀的牛头摆满大地

        亲友们猜拳饮酒,鬼师在念诵经文

        花房里的姑娘,正低声咀嚼

        游方坡里新来的书生;父母老了

        越来越沉默

        棺材里腐烂的躯体,如同一片片落叶

        ——我仿佛并没有死去:我只是

        回到母语的迁徙之地,在枫木树下

        唱歌、骑马和飞翔;偶尔也去跳花坡

        我的旧情人,会带来候鸟的柔软

        蜡染的百褶流苏,会覆盖我的墓地

        我的此生并不长,开满了迷迭草和晚香玉

        (项目公司供稿)

        所属类别: 职工园地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        员工入口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贵阳市城市发展投资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
        地址:贵阳市观山湖区诚信北路富力中心A2栋15楼

         

        邮编:550004
        电话:0851-85556800
        传真:0851-85556900

        贵阳市城市发展投资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 地址:贵阳市观山湖区诚信北路富力中心A2栋15楼

        电话:0851-85556800  传真:0851-85556900

        E-mail:gy.ud@163.com

        黔ICP备15015863号